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品市场 > 详情

艺术市场里的“青春行情”

来源:联拍在线发表日期:2015-01-26点击:427

来源: 新华网

    青春是一首永不言败的歌,青春是一条永不停息的河流,青春是一本读不厌的书,青春是一杯品不尽的茶……在艺术品市场这个以怀旧和古老闻名的圈子里,青年,就像一股清泉,荡涤着人们的灵魂,也给未来以希望。

  青年玉雕师盯准新材料

  目前,在玉雕界,除传统和田白玉的使用以外,五彩缤纷玉雕材料正在聚集。据了解,目前,玉雕界并不限于使用和田白玉,玛瑙、俄罗斯碧玉、加拿大碧玉甚至南红、松石等适合艺术家进行表现的材料雕刻的探索,显然已经开始,并集中在中青年玉雕师领域,获得了诸多关注。

  “相比其他行业,玉雕行业的发展有目共睹,对于苏州玉石文化而言,在逐渐发展的基础上,慢慢有来自各地的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玉雕师也分布在各个年龄段,形成了一支完整的老中青队伍。”苏州市玉石文化行业协会会长陈健说。

  “由于新材料相对比较便宜,且70后、80后玉雕师有着独特的、与其年龄相符的客户群体,因此,中青年玉雕师正在逐渐成为玉雕的最重要力量。”南京艺术学院教授殷志强表示:“目前,在江南地区,聚集了很多青年雕刻师。他们虽然从经验和造诣上还需要锻炼,但是,年轻、有活力、紧跟时代的步伐,则成为了这些年轻人的优势。”

  “之所以选择南红作为主要雕刻材料,是因为,一方面白玉的价格高企,另一方面,从小就学习玉雕,对新材料的探索也比较痴迷。没太多人做过的东西,做起来比较好玩儿。”青年玉雕师戴国庆说:“因此,我想,青年玉雕师需要强调时代感,希望给欣赏者、给爱好的人有想象的空间,要便于人家思考、便于想象。”

  既有传统,亦有创新。对于目前青年玉雕师而言,“面对新材料的第一步,就是熟悉新材料的特性,反复思考。”青年玉雕师张宁说:“因为不同材料的特性是不一样的,因此要根据材料的特性进行构思。要比较符合美学的规律、实际的规律。我们现在比较注重主题的表达,每一个东西有一个内涵,然后取一个很好的名字,这个名字本身和这个作品非常吻合。”

  总体而言,“目前,对于当代中青年玉雕师而言,其基本已经进入了有序竞争、良性发展的新阶段。竞争是肯定的,但是有序的。”陈健说。

郝量《云记》手卷重彩绢本2012-2013年作

    “当代水墨”背后的青春之歌

  近期艺术市场的走弱也让更多藏家的目光转向新的领域。一批70后、80后艺术家作品上升势头在弱市表现强劲。特别是2014年,以青年艺术家为代表的“新工笔”、“新水墨”、“当代水墨”等领域,颇受市场瞩目。

  在整体艺术市场行情遇冷的当下,以青年艺术家为主体的新水墨部分几乎成了救场的品类。尽管不少业内人士对新水墨的作用仍持保留态度。但市场表现的相对乐观,也让不少人对此行情充满期待。

  在10月的香港苏富比秋拍当代艺术夜场中,首度推出的3位70后艺术家作品的表现便让业内人士眼前一亮。贾蔼力的《疯景1号》拍出1180万港元,刷新其个人纪录的同时,也令其领先于其他70后艺术家跻身千万俱乐部。同样创下纪录的还有王光乐的《水磨石2004.1.1-2004.2.5》,拍出了544万港元,而刘韡的《紫气系列H2》则拍出340万港元。

  生于1983年的郝量的作品《云记》则出现在佳士得上海今年秋拍上,估价即为280万-380万元,最终以675万元成交,刷新了这位年轻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专场中,陈可的《植树》以212.75万元成交;欧阳春的《捕鲸船(二)》以161万元成交;沈小彤的《红红的那些人》获得广州双年展优秀奖,以345万元创造了其作品的最新纪录。这4位青年艺术家都毫无悬念的创下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青年展览的“此起彼伏”

  除年轻艺术家们一连串个人拍卖纪录的诞生之外,展览机构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推动同样不遗余力。2011年起,“青年艺术100”开始筹划并展览,到2015年,作为对于青年展览的专项推动计划,“青年艺术100”已经迎来第五个年头。目前,其已发展成为包含“青年艺术100”、“不同凡响——青年艺术十人微个展”、名泰新锐个展计划、“百里挑一·青年艺术个展秀”、莱俪青年艺术奖等不同层级的展览体系。

  与此同时,其又不间断推出青年艺术十人微个展、名泰新锐个展推广计划、海外美术馆级巡展、艺术博览会、优质主题展等品牌。此外,其又成立青年艺术家成长计划,表示将为青年艺术家量身定制未来的发展规划,以艺术品档案化管理为基础,为青年艺术家建立健全展览体系、出版体系、收藏体系和价格体系。

  除“青年艺术100”,关注青年艺术家的组织不在少数。作为关山月美术馆2014年度的重点当代艺术学术活动,“在路上:中国青年艺术家作品提名展暨青年批评家论坛”在关山月美术馆首次亮相,随后展览将移师重庆、武汉、北京、上海等城市展出。

  向来以当代艺术为主打的今日美术馆,也在青年艺术项目上用力颇多。今日美术馆提出“孵化”这一概念,并举办一个青年艺术家高级研修班,召集了四五十位活跃的青年艺术家。据悉,今日美术馆也将以此为契机做教学成果展,展现青年艺术家现状。

  如此种种,形式不一,但均以青年艺术家为关注重点。

  期待与谨慎:切勿拔苗助长

  青年是艺术的未来,这点勿需讨论。但如何培养、拉动、提升青年艺术家的市场行情仍需谨慎讨论。培养温室里的花朵固然不好,但拔苗助长也同样令人担忧。

  由于很多藏家采取买断式买进的办法,很多青年艺术家对现实的状况准备彼此不一。有的艺术家对现实情况有着充足的准备。在作品量有限的情况下,他一方面保持作品的质量和数量,同时,也保持自己的作品不会集中流入到少数几个人手中。也有的艺术家在开始时着急卖画,流出大量作品,但几年下来,作品价格上涨同时,创作量和市场也不受控制。这样的风险在于,他以后的创作就很难再以稳定的价格出现在市场上。

  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随着市场热钱的涌入,一些资本推动下的艺术家大多选择与更具有影响力和社会效益的商业机构合作。

  虽然目前艺术市场已经形成了对青年艺术家的长期关注和投入态势,但是,类似于操盘和买断的办法,是否有利于艺术市场和青年艺术家发展,仍需瞩目。而在艺术市场操作和选择上,还需要谨慎行事。

 

精彩推荐